胡歌歌的港版ELLEMEN是真帅!是我胡这么多时尚杂志里,最爱的一个封面!漂亮的桃花眼,挺直的鼻梁!以及性感的唇,根本把持不住,好吗?帅得我总是忍不住偷偷亲N+1口!(害羞脸)

[藺蘇百日情趣]結髮

太太写得好甜

淡路鰻魚:

結髮


 


 


  梅長蘇還在瑯琊山的時候,頭髮一直是藺晨梳的。


 


  身體恢復到能下地走動之後,梅長蘇開口要求的第一件事,就是「我要梳頭」。


 


  「哎呀,真不巧啊,幫我梳頭的雪霽回家省親去了,我來幫你梳吧。」放下藥碗,頂著有些凌亂的髮型,藺晨笑咪咪的回答。


  


  眼角瞥見梅長蘇臉上一閃而過的僵硬,藺晨忍不住伸手指了指:「你大爺的,這什麼態度,瑯琊山上可是連我爹都沒這等待遇呢。」


  「……那是因為你手藝太差。」說著,梅長蘇忍不住笑了起來,但笑著笑著卻成了一串咳。


  「欸你現在不能太激動啊。」在房間另一頭的櫃子裡找梳子的藺晨,一聽見梅長蘇的咳嗽聲便急忙奔向榻前,抬手輕拍對方單薄的背,一下一下的幫他順氣。


 


最後,梅長蘇還是乖乖讓藺晨梳了個跟他一樣的髮型,後腦結著與他一樣的髮飾。


 



  • ※※


 


決定要下山後,梅長蘇在藺晨幫自己梳頭時,告訴了他自己將要離開的事。


 


藺晨只是不置可否的淡淡應了聲,沒有多說什麼,但是梅長蘇卻感覺到,藺晨正在梳順頭髮的手在聽到「下山」二字時頓了一下,之後用的手勁,也比平常還大。


 


梳好了頭也喝完了藥,當藺晨拿著空藥碗走到門邊時,梅長蘇叫住了他:「欸,阿晨,」


「怎麼?嫌今天配藥的蜜餞不好吃?」


  「以後,我身邊一定會留個梳頭丫鬟的缺給你。」


   「……那可真是謝謝你啊。」藺晨哼了一聲,聲音裡聽不出是喜是怒。


 



  1. ※ ※


再見到梅長蘇的時候,他已經是江左盟的宗主。


  「我早就知道,這金陵城,你是早晚要回去的。」拿出早就準備好的丹藥,看著對方接過後,藺晨續道:「除了這個,我還有一樣禮物要送你。」


  「瑯琊閣少閣主的禮物,想必不同凡響。」


  「好說好說。」藺晨邊說邊拿起放在一旁的小包袱,解開布巾後是一個精美的木盒,掀開盒蓋,錦緞上放著一個雕工精緻的玉冠。


 


  「人要衣裝,你老穿那些灰灰白白的,京城裡誰看得上你啊。」從袖裡拿出梅長蘇熟悉的那柄木梳,藺晨起身走到梅長蘇背後:「吶,這麼久沒見,我幫你梳頭吧。」


 



  • ※ ※

  •  


    醒來的時候,天已大亮。


     


      用手肘撐起身,梅長蘇忍不住輕哼了一聲。昨晚折騰得狠了,今天全身上下彷彿一動就要散架,這身子啊──


      「長蘇?」躺在身旁的藺晨也跟著醒了,摟在對方腰上的手緊了緊:「不再多睡會兒?」


      「夠了,」梅長蘇搖了搖頭,一頭青絲隨著他的動作晃了晃,一綹髮絲掃過藺晨的鼻尖:「阿晨,幫我梳頭吧。」


     


      抱著梅長蘇坐到鏡前,藺晨用的還是那柄木梳,紫檀木沾染了人手的油脂,透著溫潤的光澤。


     


      「今天想做什麼?」閒雲野鶴的生活沒有任何束縛,藺晨慢條斯理的梳順梅長蘇的髮絲,懶懶問道。


      「茶葉快沒了,不如下山走走吧?」


      「欸,我瑯琊閣的茶豈能用山下市場賣的俗物,再過幾天新茶就會送來了,忍著點。」


      「那少閣主不妨說說你有什麼好計畫?」


      聞言,藺晨停下梳髮的手,捧起一把髮絲舉向唇邊,一路吻到髮尾,從鏡子裡別有深意的看著梅長蘇。


     


      被看得渾身不自在,梅長蘇別開臉,耳朵不受控制的紅了起來:「阿晨、別這樣……昨晚才……」話說到這裡,是怎麼樣也說不下去了。


     


      「你想什麼啊,」看到梅長蘇的反應,藺晨忍不住大笑出聲,雙手環住梅長蘇的腰,湊近他的耳邊,低聲道:「今天是個好日子,剛好我爹也回來了,不如……」


     


      之後的話,全數消失在梅長蘇的唇裡。


     


    窗外百花競放,春光正好。






    ----------




    題目:咬在嘴裡的髮尾


    其實這個瞬間用畫的比較好表現啊XDrz



    希望大家喜歡TvT    


无意中看到了淘宝上,时尚芭莎今年3月下胡霍封面的几个价格对比,对比一下同刊同期,再看看同刊杂志的不同期,不同封面的价格,可想而知,胡霍的魅力!当然我只是为了我胡歌歌!幸亏我买的是预订款的,现在看到这些价格,真心觉得我那个超便宜的,哈哈哈哈!还有海报!赚到了!